注册 登录
磨漆画学习 返回首页

pureyes的个人空间 http://www.lacqpaint.com/?250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思考:初步掌握的木与漆加工防护与养生

已有 2314 次阅读2013-9-19 10:18 |

思考:初步掌握的木与漆加工防护与养生(原创) (2010-07-16 01:24:43)
 
近日在配制大漆,无奈很少有时间上网了。也好,让自己静一静,顺便多看看书思考些问题。
 
于是看过了《求医不如求己》和《漆与艺术》等书籍,还有些外文学习一下。。。。。。
 
想起了自己的大漆过敏和以往木工操作加工中的误伤,也想到了一些自我保养和对家人负责的问题了,或许是小题大做吧,但愿能引发你我的深入思考。
 
完整的木工应该包括木材的粗加工,按照图纸和个人的经验的精细加工,木(竹或纤维,金属等材料)成品的完成,后期的打磨处理与表面的油与漆工艺处理,成品(私人或家庭使用或商品销售)与故障返修和改制等方面。
 
此外还有个与技术无关的方面,心态。
 
先来看木工方面的养生防护:
木工从工具加工角度可分为:传统手工工具操作,现代电动工具操作以及传统与现代工具混合操作等等。
其中,在安全防护方面大家都很在意,例如斧头和锯条等在敲击或切开原木或是木材达到所需尺寸过程中,尽量避免误操作:手动操作时左手的防护似乎更多些,因为大家以右手为主动的情况多,左手的反应和配合需要磨合;而使用电动工具加工时,对于电机类工具,如电圆锯,带锯,手电钻,台钻,砂轮机,角磨机,雕刻机,电刨,木工车床等等,不戴手套操作也是常规防护知识了。
这些都做到了,就是个标准的建立。
 
一旦意外的流血事件发生,也要沉静下来,迅速地找到解决方案:如抽烟的朋友可以用烟丝敷在伤口上,消炎止血并同时寻找创可贴进一步防护,或者是立即用流水清洗创面减少进一步的感染,以及用砂糖覆盖伤口或是用芦荟的鲜嫩枝叶包扎和用白药等涂洒伤口,及用餐巾纸包扎等等(以上各种方法是我都亲身体验过的,但也不能保证别人一定适用,希望能辩证的对待,早些找到医生和常规防护才是最佳方式)。
 
同时现代化的木工加工空间(私人的或厂家的),都或多或少引入了“集尘器”,“排风扇“,加湿器,(中央)空调等通风,湿润及吸尘设备以减少环境污染。但减少的不可能是完全的,至少还有在空气中的残留,难免附着于我们裸露的体表或随呼吸进入我们体内。
 
也许有的朋友安全意识足够,会带上防护面罩,穿上防护服装等等,但这些都不能百分百的阻止粉尘或纤维或涂料分子进入人体。
 
怎么办,传统上讲的“黑木耳,海带,和猪血制品,如血肠,血豆腐(猪红)等,应该成为我们这些木工爱好者的首选保健品(民族或饮食习惯原因不食血制品者,应该更多地寻找适合的吸附体内粉尘的物质,我不是医生,也希望有爱好木工的医生朋友多给大家提供合适的食品,谢谢了。
 
电机类工具的噪音污染与电机火花放电产生的空气污染:
前者,因木工加工对象主要为木材,质地与硬度相对金属材料小许多,故而电动工具的功率和强度也小许多,但长此以往对于耳膜的侵害不容忽视,怎样即在能安全防护,如带耳塞等方面的,又在进一步保持听觉方面不衰落而选择合适的药食同源食品,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而电机的火花放电问题,我想关注的朋友不多,对其危害也是认识不足的。电机尤其是普通级别或山寨其别的电机或多或少都有放电现象存在,这个结果的作用下在小环境尤其是封闭的空间里产生了弱酸性的环境,通风还好些,但对于条件有限的人来说,严格来讲也是个累计的危害吧,值得思考了。
 
劳动强度与效率问题:现代人凡事讲求效率,对于自己的产品(作品,商品)都想尽快完成,都希望即是精品又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更少,这样长此以往,对于个人的精力和体力是个较大的考验了。在被人眼中,你的设备已经武装到了牙齿,还做得这么慢这么糟糕,那个能承受得了呢?所以我比较懒,也是条件有限了,只选择手动工具,少给自己负担。商品化生产另当别论哦。
 
 
经常见到论坛里有的朋友“退烧“,或许也有高强度高效率工具运用后,自身的精力和创意不足导致的挫折感有关系吧?
 
如果持续“高烧“不退,就要考虑如何保持良好的体力和旺盛的精力与创造力了。俗话说“病从口入“,但健康的饮食也是保证人这台机器良好运转的润滑剂。希望能有更多更好的饮食指导,同时也要根据个人的体质来决定。
 
顺便说一点,劳累了一天的木工(漆工)等,痛快的喝冰啤酒等确实很爽快,但也在无形中给本来劳累与虚弱了的身体增加了更多的负担,不妨同时吃点大枣等补补血气。
 
有个不是问题的问题,电动工具的电缆线合理布置问题。看是无关紧要,但在你忙碌或家里的孩子跑来跑去,不小心绊倒了倒是小事,而沉重的工具砸到了或误伤了就是你的过错了。
 
木材品质或种类与应用领域方面:
现代社会木材的需求量超过我们想象,于是合成木材应运而生以满足社会需要,如胶合板,集成材,纤维板等等比较常见。
实木家具似乎也是个概念了,只能说除去高档到天价的硬木家具或低档的“柴木”制品外,其他都需要自己判断选用了。
不同的组合材料必然会用到不同的粘和剂或加工工艺手段,于是号称天然环保就是推销的重点了。其他倒是无所谓,如地板,床具或是橱柜,立柜等,但对于和饮食(如厨具,餐具等)相关的木材及表面涂装就要留意了,宁愿选择金属或安全塑料的也不选择心里没底的木制品还是比较稳妥吧。
 
再谈谈表面的打磨平整工艺中需要注意的养生防护:
谈到表面处理,许多人都会皱眉头,为什么呢。这一环节似乎不是木工的活计,也不是漆工的活计,有些像是“踢球“或是”磨洋工“,让人无可奈何哦。但对于大多数我们这些爱好者来说,总不能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作品,在油漆之后坑坑洼洼,凸凹不平。我们都差不多是”木工,磨工与油漆工“的”三位一体“了,呵呵。
 
于是我们用砂纸磨,锉刀锉,刮刀刮或是砂带机打磨或是角磨机大强度的切磨,乃至电砂轮的暴力摩擦,等等。方式不同但目的一致,就是要求的木材或加工物件的表面平整,给足我们的面子,也能感觉出干净利落了。
 
同样的粉尘问题就参考上面的方法来解决或更多的思考了。
这里要分析的主要是手工打磨时的保健常识。。还是老生常谈,我们大多数人习惯用右手,因此在打磨这一看是简单但劳动强度不小的环节就会考验我们的体力了。
 
一天下来,或许是个橱柜或许是一面墙总算磨得差不多了,而你也累得腰酸背痛手抽筋了,为什么呢?想想看你的用手习惯吧,是不是一整天都是“一把手“?而有时候你的功夫不到位,也多少和肢体尤其是常用的一侧肢体疲劳有关,最终导致成品有些“残缺不全”的感觉了。
别把劳动当成重复枯燥的事情干,你完全可以锻炼你的左手(或平时不常用的那只手,不是三只手哦,哈哈),这样不仅肢体上的劳动强度取得了相对的平衡,也锻炼了某个半脑,算是智力开发了,比任何聪明药都见效呢,你也可以变通来做,让不常用的那只手画画,随意地打磨而主力手负责收尾。
 
但是如果使用电动工具还是要谨慎的,因为机器的运转频率远超过了我们大脑的反应,除非低速运转或安全状态下的粗加工。
 
谈谈表面处理中与加工后的养生防护:
表面处理看是简单多了,用刷子蘸着调配好的各种油漆,一遍又一遍的按照某个坐标系运动者,而你也可以轻松自在地抽着香烟,哼着小曲在享受着即将属于自己的得意作品。
 
但别得意的太早了,你未来的健康或许就在不知不觉在眼下透支了。比如抽烟,本身就是吸食有害物质,身体接受了也适应了就算了,但通过这个管道又吸入了各种,如苯,酚,醛,硝基等大分子后,你的身体也在慢慢经受着折磨了。同时,吞云吐雾也破坏了刷漆的良好环境,从而造成漆膜表面的污点和增加后期的工作量。
 
还有我在论坛观察的结果,虽然不是很客观但也有代表性了,就是加工环境的卫生问题。
效率决定一切了,往往是砂轮或砂带机或砂纸打磨后,直接拿出配置好的油漆刷涂,但周围的环境确实一片狼藉,粉尘和污物在哪怕是微风的“宠幸”下,不仅影响着油漆表面的品质,也同样影响着我们的身体,你我或许在无形中成了名副其实的“吸尘器“。
 
也别得意自己对于油漆等不过敏(不感冒),呵呵。这是你的先天优势但对于你的内脏是个沉重的负担,疾病尤其是过敏症状是发于外表的,是毒素寻找最近途径的有效表现;而一段时间或长久没有反应但对于体内的脏器而言,无疑是增加了他们排毒与解毒的负担。反倒不如发出来的直截了当呢。大意的结果,或许要等你我老的时候来比较了。
 
稀释剂的问题。
常见和常用的稀释剂及清洗剂,如香蕉水,松节油(或是松香水),天那水(或称信那水),汽油与酒精等。
 
这些溶剂或多或少为石油制品,我接触到的所谓“医用或艺术用松节油或酒精“,也未必能保证取自天然,而经过良心的提炼。
据我观察和切身体验,有时候人的过敏也和稀释剂有关,稀释剂挥发性能很强,一方面保证了油漆的流平性能(表面的平整光洁度),另一方面也会携带少量的漆分子扩散到空气中,进而进入我们的呼吸系统和皮肤毛孔。。。只是它们在木工和漆工中是配角,而被人们所忽视了,这一点或许也很危险呢,某一天你劳累后的头晕或恶心呕吐可以考虑这个因素。
 
自喷漆与喷漆方面:
自喷漆色彩丰富,携带方便,加工简单,价格便宜,使用起来灵活自如。但自喷漆的漆分子很容易扩散到空气中,对婴幼儿的血液循环伤害很大,对于成年人而言,最明显的感觉是伤害呼吸系统,我曾使用了几次,一次阴雨天使用的,感觉还好些,因为水汽大能吸附一些漆分子或颗粒,平时还是少用或在通风环境下使用最好,或者将其喷射入一次性容器中,涂刷使用;也要预防质量问题导致的喷漆无法关闭只能任其“发泄“完毕或火灾,爆炸可能。
 
喷漆方面:我的经验仍停留在10多年前在某个精密工厂的亲见,还是人工操作,同时带着大口罩,不过整个空间里弥漫的漆气味和分子,也会侵入人的皮肤。要是考虑通风,也必须考虑除尘和湿度问题,否则没有意义。
烤漆方面:更多需要专业设备和专业人士,个人或许涉及不到,不提了。
 
此外在漆层干燥然后打磨掉表层的过程中,干燥的漆粉也合情合理的落在你的皮肤上或随着空气进入你的体内,没准被你娇嫩的皮肤吸附而导致毛囊堵塞,从而产生各种脓包或斑疹等,也是不得不注意的方面了。
 
 
谈到了心态,还是要多修炼的好啊。
总体上来说,咱们的木工论坛是个和谐的大家庭,群策群力,互相帮助的风气很浓,有时候有些冷静客观的评论也让人心悦诚服或有实践基础或敬仰而善意规劝多些。
 
但有时候也发现一些朋友们,确实另一番景象了,当然这也是个别现象,但也难免对你我产生不必要的偏见了。
冷言冷语或是冷眼旁观或是冷静思考或是无所作为但理论充足,于是给你我的评论就趾高气昂或是一副隐士的模样,而自己也拿不出像样的东西,哪怕失败的教训分享给大家。殊不知隐士或高人更多体现出来的是善意的指点或旁敲侧引,发人深省,而夸夸其谈者确实让人心里发堵,有本事自己也亮个像,失败的也好啊。论坛总是那么包容,人人平等。
 
于是你我心中不平衡了,开始辩论与谩骂了,但这些真的有用吗?或许于事无补吧,这只能让那些“高人”暗中嘲笑,算了吧。放松心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吧,你我拥有那么多支持鼓励自己的朋友,就是救治这个心病的最好良医,也让我们身心轻松快乐了。
 
而这方面,也应该算是我们这些木工爱好者的心灵养护之一吧,呵呵。
 
希望论坛里的各位好朋友们,在我们年近古稀之时仍然呢个兴致勃勃地作者自己喜欢的木工活,也精力充沛地体会着木工带给我们的乐趣,而不是疾病缠身,药不离口。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磨漆画学习

GMT+8, 2020-7-14 05:51

磨窖 2007-2020

© 2001-2017 Comsenz Inc.

粤ICP备1709765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