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漆画

 找回密码
 注册

“捻”之神话——犀皮漆、菠萝漆、虎皮漆打捻之捻的前世今生

2019-5-9 02:26| 发布者: 细斑牙逗妞士| 查看: 1030| 评论: 0|原作者: 细斑牙逗妞士

摘要: 能有自己独特风格和语言,是幸,更是境界。时隔多年,当看到煞是惊艳抑或古拙之漆艺作品,你当然能一眼辨识,王黎阳。不是我在山中而你在人间,又是多年,什么都变,不变的是总在路上,以及永恒的情怀。


        很久以来,这个“捻”很是捻人,时不时的有朋友在热烈探讨这玩意,甚至还有不少朋友冷嘲热讽,说“行业秘闻啊”“没一个点到点子啊”“故弄玄虚啊”,咱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其实,捻的问题,我都在很多帖子里点过,只是我觉得这么个雕虫小技的玩意实在不需要上台面“闹”得这么“大”。好,我今天开个头,以斩钉截铁、一语定音式的总结这个“捻”到底要怎么“捻”才是正统的,才是是个新手都能成功的,如果不是这么回事,相当于我老细自己打脸。


      这段解说,本是跟帖,觉得单独开帖更有意义,毕竟很多朋友不一定能看到跟帖。来吧,好事的兄弟些,讨论吧:
————————————————————华丽丽的分割线——————————————————————
      别的行业或许有大师,比如油画国画,但漆艺行业,我负责任的说一句,没有大师,起码我不承认,如果谁号称大师,先过我这关。我只是爱好,一直在研究,我肯定不是大师,但是要在这个行业里找出一个能驳斥我的观点的人来,屈指可数。为什么说得这么直白,就是希望大家不要神话论,那不科学。大漆与生俱来的特性,注定了常规色漆不可能常规状态下能所谓堆高,即打捻(当然,唯一的可能性,这个我在另一个帖子还是这个帖子里提及过,就是利用大漆氧化成膜的反环境的原理,打个比方说,你如果利用冬天的环境,那么你会发现你的捻立得很高且无任何起皱迹象,那么利用这个原理,平时也可以达到,对吧,别以为咱都是玩理论,这个玩无数次了,大家可以笑纳,无版权纠纷),至于有的人是怎么做的,没谁看到过,如果我弄个视频出来,我能让大漆像水样的,但是可以立起来,绝不塌陷,但雕虫小技无足挂齿。

      玩大漆,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操练,那么就和魔术一般,我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我在里面加固化剂也可以,加催干剂也可以,都不会起皱。你们是没有看过有的做合成漆的厂家,号称古建漆,你刷上去一厘米它都不会起皱,而且干燥极其迅速。

      大师是啥,是受人爱戴的,其门下门徒无数,毕生贡献毫无保留,如是,方为大师。做菠萝漆的很多,各有各的做法,论坛里就出现过无数例了,但是,似乎都不是所谓的大师,对吧。我不是愤怒青年,只是我有我自己的评判标准,比如有的是专家教授,但是人家吃了一辈子的人民饭,又做了啥贡献了?还要人们给个大师的称号么,你不就是搞这个的么,不好好研究点啥不弄出点啥来,对得起那碗饭么,是不。

以下总结几个思路,都能成功,至于大家怎么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就怎么对号入座:

打捻之原理,于我来说,恰似果冻。

1、加点能拉丝的明油,它如果还起皱,我吃了(一千个人里面可能还没一个知道,桐油放久了后,最后的状态是果冻般,要知道,是整个罐子里都是果冻般,不起皱不流动,就像块硬豆腐一样,可以完整的取出来);

2、加点固化剂,它如果起皱,我也吃了(别不待见,有的炼制大漆就加了,要不冬天照样干那么快。知道大理石胶么,是怎么用的?);
     画外音:啥?加固化剂?那不是化学玩意吗,咱玩儿的是大漆,是大漆,拜托。额,你先别嚷嚷,我告诉你,古法熬制的桐油里所添加的那其实就是固化剂的一种,我不说你应该也知道是啥吧。啥?不知道?基础薄弱了点。

3、别打太高,其实吧,人家都没打很高,那是因为你看到的器形其实很小,菠萝漆你打那么高是毫无意义的;
     画外音:“有人说还要用拇指去捏,捏成尖尖啊”,艾玛,法律没规定你不能捏还是要捏啊。

4、本人是很排斥蛋清的,但不抵制很多人好这口,因为蛋清是没任何强度的,水都能稀释(因为它就和你鼻涕一样一样的),也不会挥发掉;
     灰色地带:这一条是灰色的,于我看来,你可以不用蛋清,我没设置成底色算客气了,可有可无的玩意。

5、你如果不急,就放冰箱冷藏,它也会干的,并不会干得很慢,但总比你眼睁睁的看着它直接起皱好;
     延伸:好,那有的朋友会说,那古代呢,没冰箱啊,你也不能证明人家漆匠都在冬天打捻夏天刷漆吧,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惨啊。换我说,你就是用脚趾头思考的典范,大漆的氧化成膜不只是温度,还有湿度,还记得小时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是怎么存放糖的吗?在一个封闭且极干燥的环境里,大漆怎么正常干透!其实这一点我在很多帖子里点到过,只是似乎压根就没引起正视,挺悲哀的。

6、还记得麦漆么?从来没听说过谁裱布的时候起皱了(啥?你的起皱了,艾玛,那说明你的麦漆是瞎整的)。

7、你仔细看的话,很多菠萝漆作品上的捻的部位,也有起皱的痕迹(对于捻面积比较大的,丝状的当我没说);

看这个图,起纹的部位是有很多褶皱的


8、你就是起皱了,再稍微刮一点,最后研磨出来鬼也看不出(轻微起皱都是正常的,最后研磨掉了);

9、古人是怎么做的,我不知道,我相信这个世上无人能解,但是这个问题没啥意义,就如古人是怎么上厕所和吃饭一样,没有谁会去关注。但是说,你如果要我用常规的色漆去做出古代的菠萝漆出来,我负责任的告诉你,我能!因为,我不先打捻啊,不行吗!老子先留个坑,就像埋人一样一样的。该死的问题是,你能证明古人不就是我这么做的么!现今人,动不动就说自己复原了古人的某某啥啥,鬼来了,人家古人死那么多年了,你看到了!充其量,实在点,只能说你做的东西和古人做的有点类似罢了,啥复原啊,太看得起自己了。千百年后,人家后人说恢复了你的技法,你还不笑活过来!

      最后,菠萝漆,只是一种技法,一千个人做出来压根就分不出谁是谁,那么,探讨至于谁的技法又有何意义。就如同鲍鱼纸一样一样的,你能说哪张鲍鱼纸是哪个鲍鱼身上的,但绝对保证的是,她也每张都不同。

磨漆画学习

GMT+8, 2020-7-14 05:50

磨窖 2007-2020

© 2001-2017 Comsenz Inc.

粤ICP备17097654号

返回顶部